八步沙“六老漢”治沙:祁連山下三代人 八步沙中一片綠|70年70人·生態③

封面新聞 2019-07-31 01:35 55025

人物名片

八步沙·六老漢·三代治沙人

位于我國第四大沙漠——騰格里沙漠南緣的八步沙,是甘肅省武威市古浪縣最大的風沙口。曾經,這里的風沙線以每年7.5米的速度侵蝕著當地人的莊稼。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,古浪縣六位年過半百的“老漢”決心不再延續祖輩們春種秋不收、被黃沙趕著走的宿命,他們向沙漠發起了挑戰。肩挑手扛,三代接力,經過38年的不懈努力,不但治好了7萬多畝的八步沙,更向騰格里沙漠腹地挺進,栽種沙生苗木超過3000萬株,終于將風沙線“逼退”。2019年3月,中宣部授予甘肅省古浪縣八步沙林場“六老漢”三代人治沙造林先進群體“時代楷?!狈Q號。

封面新聞記者 柳青 田源 甘肅古浪縣攝影報道

上世紀八十年代,八步沙——騰格里沙漠南緣甘肅武威古浪縣最大的風沙口,沙漠從這里以每年7.5米的速度吞噬農田村莊,“秋風吹秕田,春風吹死?!?。當地六位年齡加在一起近300歲的莊稼漢:石滿、郭朝明、賀發林、羅元奎、程海、張潤元在承包沙漠的合同書上按下手印,誓用白發換綠洲。

38年過去,六老漢的后代們接過父輩的鐵鍬,帶領群眾封沙育林、植樹造林,為騰格里沙漠鑲嵌了一抹綠色。

這不僅是六個人的故事,也不僅是六個家庭的奮斗,更不僅是三代人的夢想,這分明是人類探尋生存之路過程中對大自然的敬禮!

八步沙治沙第一代 供圖:八步沙林場

第一代治沙人

六老漢誓用白發換綠洲

相約每家每代出人治沙

“走著不如守著”,這是一句流傳在甘肅省武威市古浪縣的民諺。如果了解了這里自然條件,就更能體會這句民諺的不易。

古浪,是藏語“古爾浪哇”的發音簡稱,意為黃羊出沒的地方。從地名上可以推測,這個位于河西走廊東端的縣城,曾經也有過較為宜人的自然環境。然而,隨著氣候演變和人類活動,跨內蒙古、甘肅、寧夏三省區的騰格里沙漠不斷擴大,位于沙漠南端的古浪縣也從黃羊出沒的地方變成了“一夜北風沙騎墻,早上起來驢上房”的全國荒漠化重點監測縣。

八步沙是古浪縣最大的風沙口,鄰近的土門鎮16個村近4萬居民飽受風沙之苦。土門鎮副鎮長楊瑞山對封面新聞記者回憶,他曾經親眼見過,“一場沙塵暴之后,地里的包谷全都給打倒在沙地里,老鄉們就用手往外刨,因為這是他們的口糧?!?/p>

1981年,古浪縣政府提出了“政府補貼、個人承包、誰治理、誰擁有”的政策,并將八步沙作為試點對外承包。在土門公社漪泉大隊當村委會主任的石滿老漢第一個站了出來,“不能眼睜睜地讓風沙困死?!?在他的感召下,郭朝明、賀發林、羅元奎、程海、張潤元等人也站了出來。

那一年,這六位年過五十的老漢在聯產承包合同上按上了紅手印,成立了八步沙林場。從此,他們趕著毛驢,扛著鐵锨,走上治沙之路。并且約定,以后不管何年何月,每家每代都要有人治沙。

實際上,這六個人沒有任何治沙經驗。最初,他們按照“一步一叩首,一苗一瓢水”的土辦法,硬是在沙地里栽種了近1萬畝的樹苗。誰知到了第二年開春,沙漠給這六個人來了一場“下馬威”——大部分本來已經成活的樹苗,被幾場風沙刮的所剩無幾。

八步沙治沙第二代、郭朝明的兒子郭萬剛說,實際上,沙漠里種苗,沒辦法澆水,因為“一來沙地蒸發快,水分根本存不??;二來也不可能背著那么多水進沙漠?!?/p>

“下馬威”收到了,可是在按了紅手印的六老漢心里,只要有一顆還活著的苗,就有希望。在清明到立夏的春季治沙期,他們發動全家,六戶40多口人齊上陣。郭萬剛說,因為生長在沙漠邊,這里的人從小就知道,什么植物能夠在沙漠里存活,“像是檸條、梭梭,原來沙地就有?!?他們將種苗帶回自己家中,“先用最好的地種,發(芽)出來之后,再移到沙地里?!?/p>

經過反復摸索,終于總結出來一套“一棵樹,一把草,壓住沙子防風掏”的沙地栽苗辦法。

八步沙治沙第二代 供圖:八步沙林場

第二代治沙人

老一輩埋在了八步沙

“六兄弟”子承父志

古浪縣常年平均氣溫只有5.6攝氏度,冬季沙漠里的氣溫最低可降到零下20幾度,晝夜溫差能達到十幾度。郭萬剛說,治沙最初的幾年,林場里沒有住處,六位老漢只能在土地里挖個坑,再用木棍支起來,蓋點茅草,勞作間隙休息就在這種“地窩鋪”里。郭萬剛也睡過這種“地窩鋪”。當年他跟著父親、叔伯一起進林場,早上天一亮就干活,要太陽落山才收工,餓了吃干糧,渴了喝涼水。有時大風一起,風沙刮到鍋里,吃到嘴里,沙子把牙硌得生疼。他說,在沙地干活,“歇了反而冷,還不如干活,既能多種幾棵苗子,又能御寒?!?/p>

1983年,已經31歲的郭萬剛接受了父親郭朝明的勸說,放下鎮供銷社的工作,來林場治沙,他也是第一個進入八步沙的治沙第二代。

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,八步沙林場場長郭萬剛 供圖:八步沙林場

上世紀70-80年代,供銷社的工作是香餑餑。郭萬剛回憶說,1975年,他就跟著供銷社運西瓜的火車經過太原、石家莊,進過北京。那時候,已經走南闖北的郭萬剛想不通,“一斤葵花籽,我們這里買4毛錢,拉到重慶賣3塊錢。賣一次葵花籽,能掙5000多塊。我是大兒子,還有妹妹、弟弟、孩子,全家9口人的生活重擔都在我肩上,我為啥要回來種樹?”

老父親那一輩不多說,用堅韌告訴他答案。全國治沙模范石滿老漢的兒子石銀山,1991年進入林場。

他告訴記者,1989年,石滿就在林場發生過一次中風,“正干活,就突然半身不遂了”。后來經過土辦法治療,再加上家人悉心調養,半年后,石滿恢復了運動能力,他又一天不歇地進林場種樹。

直到1990年的秋天,石滿被確診患了肝硬化晚期,也沒有一天放松治沙。臨終前半年,他把自己的兒子石銀山交到羅元奎和郭朝明手上,交代說,“我活不了了,讓兒子接著干吧。他要是干得不好,你們就把他除名?!?按照石滿的要求,他沒有埋進祖墳,而是埋在了八步沙,“埋近點,我要看著林子?!?/p>

從1990年到2000年,郭萬剛、賀老漢的兒子賀中強、石老漢的兒子石銀山、羅老漢的兒子羅興全、程老漢的兒子程生學、張老漢的女婿王志鵬接過了治沙的接力棒,成了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。

第三代治沙人

老輩人“三顧茅廬”

80后90后“二次創業”

2016年進入林場工作的陳樹君,是參加八步沙治沙的第一個大學生。他是土生土長的古浪縣人,在他進入林場之后幾個月,郭超明的孫子、郭萬剛的侄子郭璽也退掉開了10年的大貨車,來林場治沙。

他們兩個是八步沙迎來的第一批80后治沙人,也是八步沙治沙第三代。

八步沙治沙第三代、郭萬剛侄子郭璽 供圖:八步沙林場

郭璽對記者說,長大以后,他從沒想過留在古浪,更沒想過要治沙。中學一畢業就外出打工,后來成為一名貨車司機,“開著16噸的貨車送貨,有時一跑出去就是幾個月?!?/p>

直到2016年夏天,大伯郭萬剛登門說,爺爺已經去世,自己也年過6旬,不知能干到哪一天。為了八步沙六家人每家每代都有人繼續治沙的承諾,也為了林場后繼有人,大伯請他辭掉外面的事,回林場。

郭璽說,“我當時就回絕了?!?跑貨車雖然辛苦,但收入不錯。打工10年,成了家,有了孩子,不想再像上兩輩人那樣跟漫天風沙“作戰”。但大伯并沒有放棄。一次請不動就請兩次,兩次勸不動就再來。直到第三次,郭璽“扭不過”大伯了,在加上父親、妻子支持,他最終走進了林場。

1981年到2000年,六老漢及其后人在八步沙栽植各類沙生苗木1040萬株,7.5萬畝的沙地終于治理完成了。2003年,林場又跨區域承包占地11.4萬畝的黑崗沙。通過12年的艱苦努力,共植樹造林6.4萬畝,栽植各類苗木1300萬株,封育11.4萬畝,撒播各類草籽30000多公斤,稻草2000多萬噸。

2018年,從武威職業學院畢業的董濤樹加入林場,八步沙迎來了90后。郭萬剛不止一次的跟記者說,年輕人來了,時代也不同了。不管是第一代還是第二代治沙人,都吃了沒文化的虧。八步沙有治沙的土辦法和經驗,現在需要郭璽、陳樹君、董濤樹這些年輕人,會用最新的知識,借助網絡,治沙事業走得更遠。

八步沙林場人對記者說:“不冷的時候,我們八步沙只要一下雨,就會變成花海,可好看呢?!睋私?,從2019年開始,八步沙林場計劃在316省道旁種三千畝熟菊花,從黃河引水的水渠也將為八步沙創造滴灌的有利條件。

記者手記

八步沙的寒風吹在臉上

再也不裹著沙粒

2019年春節前,封面新聞記者跟隨郭萬剛走進八步沙林場。當天凌晨剛剛下過一場大雪,氣溫下降到零下12度左右,腳下的沙摸上去干燥、冰涼、細膩,沙地上趴著的植被都已經干枯。記者走了幾步,套著羊毛襪的腳踝就被一種長著針葉的草本植物扎了血口子。用手刨開十公分左右的浮沙,才能看見略帶水分的沙土層。

郭萬剛說,在沙地種樹就是這樣,必須要把浮沙刨開,再往下挖30公分左右,栽種的苗子才能活。他指著遠處的喬木林對記者介紹說,治沙要宜草則草、宜林則林,灌木、喬木、草本植物,都要因地制宜才能長得好。而比這個更重要的是人工干預、自然恢復。他介紹說,那種長著針葉的植物叫做馬齒莧,并不是人工栽種的,而是八步沙治理之后,隨著生態環境的改良,從沙地里自然生長出來的。

古浪縣林業局高級工程師李天智對記者說,像這樣因封育而自然生長出來的植物,在八步沙里有100多種,“畢竟人工栽種的品種有限,經過自然恢復的植物,生物多樣性要高得多?!?/p>

2019年臘月里,八步沙的寒風吹在臉上,再也不裹著沙粒。郭萬剛望著遠處覆蓋著皚皚白雪的祁連山脈,對記者說,如果當年不治,以沙漠推進的速度,現在荒漠化可能就會越過祁連山,“那就不光是我們古浪縣受苦了?!弊叩侥强酶篙叿N下的大榆樹跟前,他用瘦小的身體半蹲著像抱孩子一樣抱住樹干,臉貼著樹皮,笑個不住地說,“你看這棵樹,當年種下的時候還是細桿子,現在一個人都抱不??!” 

更多閱讀

祁連山下的“時代楷?!?用生命續寫“愚公”新傳奇

治沙的錢從哪里來? 八步沙的重生和“二次創業”

【如果您有新聞線索,歡迎向我們報料,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。報料微信關注:ihxdsb,報料QQ:3386405712】

評論 8

  • 東哥 2019-08-01

    [得意]

  • 五月公主 2019-07-31

  • 五月公主 2019-07-31

    好看

我要評論

猜你喜歡

去APP中參與熱議吧

168彩票|官网登录